亚洲城手机会员登录 >亚洲城手机会员登录 >纽约华埠惊现7千元"天价"垃圾桶 却被当邮筒不断投信 >

纽约华埠惊现7千元"天价"垃圾桶 却被当邮筒不断投信

去年七月,纽约曼哈顿的华埠新增了价值7000元的智能垃圾桶,社区开始对这个「天价」垃圾桶议论纷纷。 被戏称为「大肚皮」的垃圾桶有多个亮点,它是太阳能发电,设有脚踏,市民可以不用手碰就扔掉垃圾。垃圾桶内部还设有压缩功能,可以承载等同标准桶三倍的垃圾量。桶身有一个提示灯,未满时亮绿灯,满载后变红灯,提示清洁员更换垃圾袋。华埠共同发展机构行政总监陈作舟说,红绿灯情况可在网上监察到, 「垃圾桶设有无线上网,我就算在办公室内也知道哪个桶亮红灯。」

不过,华埠清洁员却没有用电脑来监管亮灯情况,需要亲自走到垃圾桶前查看。沈先生在华埠当清洁员五年,早已习惯收垃圾的时序。「以前替旧款垃圾桶换袋,大概知道什么时候要换一次,心里有个估算。现在却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亮红灯,反而要经常巡逻。」

新垃圾桶进驻不过半年,沈先生更遇过「寄错信」的市民。记者在华埠逛一回,发现不少褐色智能垃圾桶就放在蓝色邮箱旁边。「我遇过两三个华埠居民,以为这个垃圾桶是邮箱,投下去後才发现放错了,站在垃圾桶旁等我帮忙。」新垃圾桶需要开锁才能取垃圾袋,以防范老鼠,所以扔错垃圾的市民需要等清洁员巡逻,才能取回物品。

访问当天,记者随华埠清洁员巡逻新款垃圾桶。其中一个亮红灯的「大肚皮」,开锁一看,袋里的垃圾却并未满载。清洁队长Eddy解释,「桶内有四个位置都装了感应器,如果投进去的垃圾弄脏了感应部位,感应便会出错,垃圾桶就会误开红灯。」他还说,有时市民向里面扔了纸板或大型垃圾,堵塞入口,垃圾掉不进去,又取不出来,「所以有时候也挺麻烦的 。」

新垃圾桶引起争议,那是否投诉反映就可以解决呢?记者进一步抽丝剥茧,却发现垃圾桶的管理问题更复杂。 记者发出邮件向清洁局查询,却被转介到卫生局、小商业局、市政府及商业改进区。从多个部门绕了好几圈,才得悉垃圾桶从拨款、审批设计、收集垃圾到鼠患问题,牵涉部门或组织可达十个。

公共场所的一个垃圾桶,可能属清洁局、公园局、运输局或州政府管理;但付费购买的人,却可能是商业改进区、非牟利组织、私人公司或市政府。问责则可向不同部门质询:清洁局(Sanitation)负责审批设计、卫生局(Health)负责鼠患问题。

换言之,要发表对垃圾桶的意见,须先弄清它的位置(纽约地铁属州政府,桥梁属运输局,街道属清洁局)及购置者(看垃圾桶上的商标),再明确查询问题。假设市民不满一款垃圾桶的设计,原因是该桶引来老鼠翻找食粮,而该桶印有市议会标记,市民则需向清洁局反映设计不当,向卫生局反映该区鼠患,及建议该选区市议员停止购买。

为何垃圾桶牵涉的机构千丝万缕?

纽约市垃圾分为商业垃圾与非商业垃圾。商业垃圾由商家负责,包括购置垃圾桶、雇用清洁员收集垃圾,商业改进区便是这样运作。

非商业垃圾包括住宅垃圾和公共垃圾,都由清洁局管理。购置垃圾桶由市政府拨款,清洁局、卫生局、小商业局和市议员都可能获分资金。清洁局和市议员都有年度开支,每名市议员有20万开支用于「清洁街道计划」。「不过,钱拨了给他们,如何分配是他们内部的事。他们可花钱买垃圾桶,或花钱雇清洁人员。」清洁局社区联络员陈景儒(上图)说。

至于卫生局和小商业局,则可能按情况购置。例如去年七月在华埠新增的118个智能「大肚皮」垃圾桶,是因为市政府为打击华埠等区鼠患问题,拨了320万款项给卫生局。同年十二月,小商业局也透过「社区360」计划,拨款150万以资助法拉盛购买45个垃圾桶。

没有获拨款的组织,例如非牟利机构、私人公司甚至清洁公司,也可能自掏腰包为社区增购垃圾桶。这些机构和商业改进区一样,也需要雇清洁员,捆好每天装满垃圾的垃圾袋,放在垃圾桶旁以待清洁局职员来收。「因为我们的职责不包括从垃圾桶取出垃圾袋。」陈景儒说。

垃圾桶的价格是最令公众哗然的争议点。向清洁局查询后,我们得知最贵的智能「大肚皮」垃圾桶每个价格7000元,包括五年的维修及软件安装费用;其他种类包括高桶型($650-$950)、圆桶型($665)、清洁局标准铁网型($125)及更多外雇公司设计的垃圾桶。

虽然华埠新增了最贵的垃圾桶,但街边仍不时看见随地扔弃的垃圾,「大肚皮」附近也有囤积的垃圾袋。陈作舟表示,清洁华埠是所有居民的责任。「即使把垃圾桶送给你,你不把垃圾扔进桶里,最终还是徒劳。」对于新款垃圾桶的问题,他说,纽约市仍在试验中,需要时间让社区适应和学习使用。他还建议清洁公司让清洁员配有对讲机,队长可在室内监察灯号情况,通知清洁员到某位置收垃圾,「有时候他们打开垃圾桶,里面只有20%满,那就是浪费时间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