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城手机会员登录 >亚洲城手机会员登录 >东乌塔攻城战:叙利亚的无差别围城屠杀 >

东乌塔攻城战:叙利亚的无差别围城屠杀

「乌塔人正在等死…现在我只能这么说。」在政府军队的长年包围下,叙利亚反抗军在大马士革首都圈的最后一个重要据点——东乌塔(Eastern Ghouta)——已进入围城战役的最终决战阶段。自18日开始,叙俄联军对东古塔发动了密集的无差别轰炸,无论是反抗军岗哨、平民住宅区,还是医院、丧礼集会,铺天盖地的陆空炮火,4天内已至少造成310人死亡、1,550人重伤,是叙利亚7年内战中,前线平民死伤最为惨烈的血腥篇章之一。

乌塔区是叙利亚首都、大马士革东方的卫星郊区。在长年的内战中,该处一直是反抗军进逼首都圈的最重要根据地。因此,阿萨德的部队,过去也曾多次对乌塔地区发动「灭绝式」的无差别攻势,甚至包括了2013年8月21日,震惊世界、造成500-1500人死亡,3,600人受伤的「乌塔化武攻击案」。

对叙利亚政府来说,窝据乌塔的反抗军,不仅是直插大马士革咽喉的一根刺,该区几支「叛军」——像是伊斯兰军(Jaysh al-Islam)、沙姆解放阵线(Tahrir al-Sham)…等——也都是由盖达组织或努斯拉阵线衍生而来的「激进伊斯兰恐怖份子」。

尽管留守乌塔的民众与观察团体,大多认为这些伊斯兰组织,并未于在地推动激进或保守法律;但叙利亚政府仍以「反恐」为号召,聚集了伊朗与俄罗斯提供的优势火力,长期包围东乌塔。自去年底、今年初,东乌塔地区更全面断粮,近万平民饥馑濒死的惨状,这才引发国际调停,短暂地送进人道物资与撤离平民。

随着战场的胜利天秤逐渐倒向叙利亚政府军,阿萨德总统也于月初调动部队,并将亲信的头号大将——绰号「老虎」的苏海尔.哈珊少将(Suheil al-Hassan)——召回南方,指挥于2月18日发起的东乌塔总攻任务。

「我发誓我会用战争与烈焰,好好地教训这些叛军——不会有人来救你们。能够解救你们的,只会是充满沸油与血的火狱。」48岁的哈珊少将,与阿萨德一族一样,是出身于叙利亚东部拉塔基亚省的阿拉维派穆斯林。内战前,他曾负责指挥伞兵部队,也曾主导军方的反恐特种任务。因此,内战爆发后,哈珊少将也衔总统之命,集结陆军精锐组成「老虎部队」。

由「老虎」少将指挥的老虎部队,除了专打努斯拉阵线等难缠的伊斯兰反抗军外,在霍姆斯、哈玛、阿勒颇的围城战中,老虎都以「陷阵营」的角色,担当进攻前锋。各种战功彪炳,也让他成为政府军阵营的头号战将。在去年年底,俄罗斯总统普丁突访叙利亚的行程中,哈珊甚至成为阿萨德总统身旁的唯一随行将领,普丁更当面盛赞了老虎「人如其名」。

但老虎擅长的攻城战术,往往喜欢对人口稠密区发动无差别的密集轰炸,而无视平民死伤。几乎等于「战争罪」的手段,也让他成为争议的残忍之将。而在东乌塔总攻中,老虎与叙利亚政府军,也重演了在哈玛、阿勒颇都出现过的步骤:渴杀平民、无差别轰炸、瓦解反抗者士气后引发国际调停,并以投降撤离为条件接收城区。

自2月18日开始,东乌塔区即遭遇全天候的陆空轰炸,迫击炮、火炮、巷战狙击手、俄国战机空袭、叙利亚直升机的固体炸弹…都让全区陷入火海,包括战地医院、志愿队的救护车、炮击间隙的市民丧礼,也都成为无差别的轰炸标的。

东乌塔的惨案在过去48小时内,因高速攀升的平民死伤,而引发国际社会的骇然。包括联合国秘书长在内,都谴责「这已不是战争,是对平民的血腥屠杀」。

21日晚间,联合国安理会的非常任理事国——瑞典与科威特——已紧急提出「东乌塔停火案」,要求以人道与平民收命安全为考虑,为东乌塔斡旋30日的暂时停火。虽然目前停火案,已由安理会订于22日投票,但包括俄罗斯、美国在内的常任理事国们,却打算增列排除条款,允许「联军以反恐目的,继续对东乌塔恐怖组织的轰炸任务」。

俄国代表表示,他们还搞不清楚「所谓的停火是谁和谁停」,但俄方确信「叙俄联军打的都是恐怖份子,没有针对平民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