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城手机会员登录 >亚洲城手机会员登录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其中两名露宿者在用餐后,准备休息。
其中两名露宿者在用餐后,准备休息。

(北海14日讯)北海码头旁的桥底竟住了约70人,社会边缘人问题引人关注。

寒风细雨让北海码头桥底更显寒冷,桥上汽车经过时,一阵阵刺耳的声音都会传入桥底,偶然间巴士和车辆经过,除了噪音外还有废气的刺鼻味道,环境非常不好。

然而,在两根桥柱之间却睡着一排排的社会边缘人,这里就是他们的“家”。

这里是北海一带无家可归的人们,最大的聚集地之一,他们有者是拾荒者,有者则为无业汉;早晨,他们在睡醒后也和一般人一样都会离“家”,直至晚间想要休息时,才会再一次聚集在这里,日复一日地过着没有未来的生活。

北海码头桥底是逾70人的“家”。
北海码头桥底是逾70人的“家”。

记者于周六晚随着槟州行政议员阿菲夫及北马诚心福利协会一众人,趁着有关协会派发晚餐予这些边缘人时,了解他们的情况,发现这些人之中,多为社会弱势,其中包括无依无靠的孤老、吸毒者、无业汉及精神病患。

- Advertisement -

对于众人的到来,这些露宿者并没有过多的表示,直至分派晚餐时,大家聚集在一起,有序地排队领取食物,过程中没有喧闹和推挤,纪律甚至比普通人还要好上一些。

吃完晚餐后,露宿者也再度回到自己的“床位”躺下休息,结束自己的一天。

露宿者排队领取食物。
露宿者排队领取食物。

桥底70“边缘人”多为男性

北马诚心福利协会主席阿米尔透露,他们在当地派发食物予露宿街头者已有4年时间,平均每个周六或周日都会与一群义工,带上自己烹饪的食物,让这些弱势者饱餐一顿。

“如今,除了这些流浪汉,当地一些家境较为困难的家庭,也会在这个时间点,到这里领取一份晚餐。”

根据他的经验,如今桥底至少有70人居住,其中多为男性,他们多睡在两根桥柱中间高出来的桥墩处,每个桥墩大概有超过10人。此外,附近一些已经无人居住的破屋,也是这些人的安身之地。

他说,这些弱势者,缺乏来自社会的关爱,所以他们才会组织起来,希望能够给予这些人一个温暖。

阿菲夫(右)与北马诚心福利协会(Ikhlas),派发食物予露宿者。
阿菲夫(右)与北马诚心福利协会(Ikhlas),派发食物予露宿者。

露宿者问题涉及层面很广

- Advertisement -

槟州农业及农基工业、乡区发展及卫生事务委员会主席阿菲夫受访时表示,他将会与各造探讨,以商讨一个解决方案,让这些弱势者得到妥善的照顾。

他坦言,露宿者问题涉及层面非常广,并非只是安排一个地方让他们栖息就能解决问题,因此,他希望各方面包括非政府组织及专家能够提供意见,让当局能够妥善解决这项课题。

“除了住宿,他们往后的生活也是问题,如何去开导他们走入正轨和过上正常生活,也是必须解决的问题之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