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城手机会员登录 >亚洲城手机会员登录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高祥威吊祭已故的李深静后,接受媒体访问。

雪州蒲种深静(哈古乐)华小董事长高祥威遗憾深静学校失去了唯一的永久董事长。

他说,这间学校是李深静一手促成,他的心永远会在这间学校。

“可能我说一些话会得罪人,但是大马有很多有钱的人,而像丹斯里(李深静)那样愿意出钱(建校),还偷偷跑去校地看工程进展的并不多,我觉得他是华教典范。”

他说,李深静逝世后,其长子拿督李耀祖也说,丧礼要以简单和勤俭方式进行,即不需大肆铺张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说,校方也提出参与出殡队伍建议,但对方认为不应该麻烦他人,从这点可以看出李深静的第二代继承了他爱华教的精神。

- Advertisement -

“我和李深静已经是23年的朋友了,他们都希望丧礼简单进行,我们都尊重家属意见。”

原身来自霹雳州爱大华的哈古乐华小,在2005年获准迁校至雪州蒲种,新校舍是由101集团承建,随后易名为深静华小,以纪念李深静为该校的付出。